dugu solo

张芮侨·LoFoTo:

紫葳,又名蓝花楹。每年春天,Pretoria的道路两旁都会被这样成片的紫色给浸染,第一次看到,是朋友两年前发的图,当时就爱上这里一发不可收拾,决心一定要亲自来看一眼。两年过去了,他们刚在这里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我也终于漂洋过海,怀揣着这么一个小心愿来到了这片紫色海洋。 

11月于南非

-黄油曲奇-:

每个人都是个体,我不指望别人来迁就我,也别指望我会去迁就别人。

好友之间都是平时你一言我一语中慢慢了解起来的。

我是很珍惜,不知道别人怎么样。

交新朋友很难很烦,因为重新讲关于自己人生很累,也不一定会开心,而且也懒得讲。

 

尼泊尔之殇

行者-BLOGBUS:


2015年4月25日,全世界为之哀伤。


那些我曾经一步一步走过,一殿一殿抚摸过的地方如今是废墟一片,我甚至不愿意打开新闻去看关于尼泊尔的任何消息。


那里是我最爱的佛国之一,是我钟情的想一次次飞抵的地方,然而却在一瞬间毁灭。



2014年,我到过这个物质匮乏但却美丽安详的国度,我坐在杜巴广场晒过两天的太阳,看人群熙熙攘攘;



我在猴庙喂猴子,放生小麻雀,和一群学生嬉笑聊天,站在山顶看到过整个加德满都的风光;



我在奇特旺穿越丛林,见识到了几十上百种的野生动物,被当地人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深深感动,清晨在鸟叫声中向外张望;



我顶礼过释迦牟尼佛祖诞生地蓝毗尼,在那棵千年菩提树下静坐着听师父讲经文,在早课声中默默流泪;



我到过那个东方小瑞士博卡拉,在老城与旧城间迷失方向,等风来到坐着滑翔伞飞在费瓦湖上;



我到过人神共居的巴德岗,和那里的老爷爷聊天,在杜巴广场看一场祭祀,仰着头看着神庙上方;



我在纳加阔特等日出,看着太阳在喜马拉雅山麓缓慢腾空,在百花灿烂中聊着过往……




这些记忆如今像被烙印在了心底,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恍如昨日却早已今非昔比。有人说,再也回不去了,可是我却知道,纵然那些古老的建筑倒塌,但心不会倒塌。我知道,那里住着一群心地善良又坚强的人民,他们笑起来如最自然的野花一样,低调美丽但生存能力极强。





在尼泊尔的最后一天,清晨五点我就起来了,打算再去看看清晨的杜巴广场。


清晨的杜巴广场就是一个大集市,路边有很多摊贩在卖一些比如拖鞋、童装、日用品等,还有一些蔬菜,人们虽然忙碌但却不喧闹。



因为人真的好多还有很多机动车,我走的跌跌撞撞,这样的集市和匆忙的人群把杜巴广场这样神圣的地方瞬间拉到了凡间,就感觉神灵与人民同在。



人们总是会说,杜巴广场适合发呆,确实,若你真的有心事来这里看看来往的人群,看着他们一大清早装扮整齐带着鲜花酥油来祈福的庄重,就会发现很多事情都是自己的心魔罢了。我们此刻没有心事,但我们还是想坐在一个地方等着太阳照上金顶,看看过往的行人。




一会儿的功夫太阳已经全部升起来了,对面高高的神庙全部被阳光照到,我们爬了上去,坐在上面整个杜巴广场基本一览无余,角度极好。




十几天的旅行,无法特别深度,但是这一路上遇到太多让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人与事,那些陌生的笑颜,那些给予我们的帮助,那些让我感动的人。而这个时候由远及近一个阳光帅气的大哥把自行车停在了我们台阶的下面,这个清晨,因为他的牵连,一切都变得更美好起来。



他驮着三袋玉米,停下车搬下来然后打开袋子开始卖。玉米是喂广场上的鸽子的,我开始还说这倒真是个好生意呢,人们懒得在自己家带点玉米过来,这里有现成的。可后来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帅哥的生意好极了。



其实对面鸽群下一天到晚都有几个老妪裹着大大的毯子在那里卖玉米粒,我在她们那里买过两次。但是这个清晨,我们下面这个大哥一直很忙碌,而对面老妪的生意却极少。


大多数人像朋友一样走到他面前先端起一盆或半盆走到鸽群喂完后,再把盆还给他顺便才给钱,有的甚至没看到给钱就走了。有老年人,有中年妇女,有看上去超级时髦的黄头发小哥带着女朋友,还有三两岁的孩童……




在国内大街上真的很难看到有人给路边的麻雀喂米,而且从来没有见过穿着超级非主流的小伙子姑娘喂食动物。还有那个站在鸽群里的两岁孩童,笑的那么童真。他们把食物喂了那些动物,自己收获的是最初的感动。


就在这样的感动下让我自己沉思又反省,我们学佛修心却很多时候并未注意一点一滴。其实,善良不过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小事。



对大自然感恩的心是要用点滴去汇聚成河的,每个人都这样做一点就一定会凝聚巨大的力量和正能量。这个帅哥带了三袋子的米,最后卖的只剩小半袋,他还时不时抬头冲着我们俩笑,大大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真挚而美好。他给予了这么多人表达爱的基础,一大清早用自行车驮着几袋米踏着薄雾而来,我突然发现这个生意虽然貌似赚钱容易却无比高尚。



很多时候,我们缺了这样一条牵连的线,他做了这架桥梁,架起了我们最初的善心,给了我们最直接表达的方式。我觉得他让我感动,不过就是因为,他用他真心的笑容换来了这么多每天早晨等着他来的“回头客“。



佛教里有布施的概念,其实不管是财布施,法布施还是无畏布施,一个温暖的笑,一个用心的拥抱,一句爱的问候,一个及时的帮助,一粥一饭……只要施予别人美好,都是温暖的初心。


心,简单了,世界就简单了。



尼泊尔,那么美,却一地莲花殇。


有人来问我:“所以你还信佛么?该信么?“


我告诉他的是:我,不是信佛,是学佛。世间万事万物都有因果,若有恶果自然会有因在先。对于天灾人祸,整个地球上,人人都逃避不了责任,这都是共业,是我们必须要承受的。因为就算佛祖也无法改变因果,他只能告诉我们要想有善果该怎样种一颗好的种子。天灾不管发生在任何国度任何地区,全世界的人其实都在哀伤。



我们该反省的是我们自己,现在的每年每天每小时都在大肆的杀生,大肆的挖掘地下资源,大量的砍伐森林破坏植被,不计后果的凿山挖沙,深度捕杀海洋生物,猎杀全世界的野生动物……我们已然犯下了太多错误,太多罪孽破坏整个地球生态。


地球本就是一个整体,国与国的划分不过是政治区域的划分,天灾面前无国界之分,更勿需质疑正信宗教,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


主人的来福:

夜色下的九份山城

新北市瑞芳镇辖下的九份小城,一个旧日矿业小城被列为台湾十二个有潜力成为世界遗产的赏识地之一。到九份,从台北市区往东北启航,以一个小时车程穿越丘陵山地便抵达。在那裡可以看海看山看老街,还有一部保留无缺的矿业史以及冷硬的工业建物。

宫崎骏于2001年公开发表的动画电影《千与千寻》中的街,便是以台湾九份为原型,侯孝贤的《悲情城市》、《恋恋风尘》等闻名影片都来此取景,拍照从前年代的故事,九份也因此闻名。矿业式微的小城一回身,如今一个月,大约迎来15万到17万游客,台湾民众佔有其间半数,更多的则来自香港、日本。

2013攝于 九份

骑猪闯天下:

『迦南之地-走近以色列(五)』(耶路撒冷·圣殿山上清真寺)

在无数的关于耶路撒冷的图片上您都可以看到那座屋顶闪着耀眼金光的清真寺,金顶清真寺,The Dome of the Rock。而这座清真寺却坐落在现在所谓的“圣殿山”(Temple Mount)之上,是犹太教最神圣的地方,因为犹太人在这里曾经建立了第一和第二圣殿,著名的哭墙,第二圣殿被罗马人焚烧后遗留的残垣断壁,便在圣殿山西侧底部,故也称“西墙”。犹太教还相信,这里还将是弥赛亚到来时重建第三圣殿的地点,所以他们发誓会世代守护哭墙,等待第三圣殿的辉煌;在圣殿山,犹太人拥的那个墙根,却被掩盖在金顶清真寺的光芒之下。

 

NumberW:

“我见过春日夏风秋叶冬雪,也踏遍南水北山东麓西岭,可这四季春秋 苍山泱水,都不及你冲我展眉一眺。”(9pics)

勤奋的刘小朵·LoFoTo:

天空,很蓝。

空气中是纯粹的焚香味儿,还有雄鹰划过天空。

远方,依旧有圣洁的呼唤,一个个朝圣者,不分老少,千万次重复着始终如一的动作。

漫漫天路,处处留下他们执著的足迹,以及一次次对天堂的向往。

涅磐寂乐,渴望下一个轮回。